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情欲场](31)作者:bulun
[情欲场](31)作者:bulu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天堂,亚洲av视频,欧美av电影,av网站,成人av,国产av播放,免费日本无码偷拍]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3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一、结交
 
  刘斌是被一阵瘙痒弄醒的,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王芳趴在床边瞪着眼睛看着 自己。王芳显然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来了,拿着头发的手尚未松开,不用说刚才 的瘙痒,是她拿着头发在自己脸上图画引起,笑着说:「你这个小顽皮,也不让 哥多睡一会。」
 
  「都八点多了,你还睡。」王芳嘟着小嘴笑着说。
 
  「八点多了?」刘斌感觉自己才睡一会,没想到已经八点多了,突然想起今 天不是周末,王芳昨晚怎么会过来?说:「对了,你怎么没回学校上课?」 
  「今天放假,让我们做发型、卖衣服,作演出的准备,不用上课。」
 
  「哦,你们学校组织搞演出?」
 
  「是班级之间表演比赛。今天晚上正式彩排,明天晚上比赛。」
 
  「呵呵,原来如此。你昨晚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提前告诉我?」
 
  「吃过晚饭过来的,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你不在。」王芳嘟着嘴,表示很 失望。
 
  「呵呵,你后来怎么与小兰睡在一起?是不是准备和小兰一起陪我。」
 
  王芳闻言粉脸带羞,娇声说:「不是啦,见你快十二点了还没回来,我就陪 小兰在床上说话,等你回来我再到这边来,谁知你一直不回来,后来困了,就和 小兰睡了。」
 
  「你不怕我半夜回来,让你们两个一起陪我?」刘斌笑着说。
 
  「我们都是你的女人,你要我们陪,我们还能不同意?」王芳口里这么说, 但脸上满是羞涩。
 
  看着王芳娇羞的样子,想到她那娇嫩的身子,心中顿时有了将对方搂在怀中 的想法,笑着说:「好啦,哥好久没见你了,上来在陪哥睡一会。」
 
  「小兰还没有去上班。」王芳忸怩着不敢上床,但是眼中透露的是很向往。 
  「没关系,哥前天晚上和她亲热了,她不会笑话你的,上来吧。」
 
  刘斌这一说,王芳才脱光衣服爬上床来,一进被窝便抱住他,说:「刘哥, 我想你。」
 
  「让刘哥摸摸,看有多想?呵呵,你下面还比较干,不怎么想嘛。」刘斌一 手搂住王芳,另一只手摸着她身子戏谑地说。其实此刻王芳下面已经相当湿润了。 
  「就是想。」王芳将身子贴紧刘斌,同时伸出小手抓住了尚未勃起的阴茎。 
  不久前才征战过两次,刘斌此刻性趣不是很浓,但是王芳温软的身子贴着自 己,小弟弟又被温柔地握着,渐渐又有了反应,想到对方有二十多天未与自己亲 热了,不好让对方失望,只有笑着说:「那就让刘哥看看,我的小芳到底有多想。」 说完将王芳身子轻轻往两腿间推去。其意不言而喻,是要她去亲尚未完全勃起的 小弟弟。
 
  王芳心领神会,飞快爬到两腿间,抓着阴茎闻了一下,说:「刘哥,你没洗 澡?」显然闻到了阴茎上散发的异味。
 
  「你不喜欢刘哥身上的味道?」刘斌笑着说,同时抬起头看着对方。他叫王 芳亲小弟弟,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性欲尚未完全唤起,勉强行事,半个小时也 不一能出来,尽管王芳的应战比马小兰强,但是仍无法与金晶和李琳等成熟女人 相比,不能肆意挞伐、尽情蹂躏,其次是自己与牛丽丽欢爱后,下面尚未清洗, 想看看王芳到底有多喜欢自己,是否像马小兰一样真心喜欢自己,不嫌弃身上的 异味。
 
  王芳没有出声,只是皱了一下眉,便低下头去,开始用舌头舔弄龟头,接着 含住龟头吮吸起来。从王芳的表情不难看出,喜欢自己的程度不如马小兰。王芳 的口技比马小兰好,马小兰只会舔弄、吞吐阴茎,王芳则偶尔还会舔舔阴茎根部 和蛋袋。
 
  刘斌拿过枕头将头垫高,看着王芳努力地帮自己口交。由於龟头和阴茎均比 较粗大,一小半便把对方的嘴塞得满满的,两腮鼓起,特别是用舌头缠搅龟头时, 两腮交替高高隆起。王芳知道他喜欢深喉,过不一会就会尽最大努力来让阴茎充 分进入口中,只是她手中的阴茎非比常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全部进入。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刘斌感觉差不多了,示意王芳停下来,将她拉过来,将 娇嫩的身子压在身下,说:「好了,现在让哥哥来爱你。」
 
  刘斌知道王芳早已做好准备,没有再亲吻对方,直接进入身体。刘斌一进入, 王芳便激动抱住他,说:「刘哥,我爱你。」然后挺动身子迎接他的沖刺。 
  王芳的应战能力比马小兰强,与她在一起,不像和马小兰在一起不能尽情施 为,基本可以放开,通常半个小时就可以发射。但是,今天半个小时过去了,刘 斌仍没有发射的迹象,见身下的王芳已呈虚脱状态,只有在对方再次达到高潮后 鸣金收兵。
 
  刘斌在一旁躺下,将浑身绵软的王芳搂入怀中,怜惜地在她发烫的粉脸上吻 了吻。心想,小姑娘还是不能与成熟女人比,承受力差多了。
 
  「哥,我去上班了,厨房有稀饭。」这时门口传来马小兰的声音,敢情刚才 王芳进来没关门。听到马小兰的声音,王芳身子动了一下,神情有些紧张,似乎 想起来。刘斌没让她动,扭头说:「哥还没起床,就不送你了。」
 
  刘斌虽然与怀中的王芳有过数次合体之缘了,但是对她不是很了解,心想上 午没事,正好了解一下。待马小兰出门后,王芳的神情显得放松了,他试探着说: 「小芳,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妈。」
 
  「你爸呢?」
 
  「爸与妈离婚后去了南方,就再也没回来了。」
 
  「你爸妈离婚多少年了?」
 
  「十多年了,我还在上小学时,他们就离婚了。」
 
  刘斌现在基本清楚,小芳迷恋自己,与她从小缺乏父爱不无关系,她不喜欢 学校那些同龄的男孩子,很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她和自己在一起,从未问自 己要过钱,也未提过什么要求,原先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要了她第一次,忘不了, 现在看来不完全是这样。当然这些他不便说出来,只是好奇地说:「你爸与你妈 为什么离婚,你知道不?」
 
  「我妈没说过,听别人说,好像是我爸整天游手好闲,性格脾气也不好。」 
  「你妈离婚后没有再找人?」
 
  「没有。」
 
  「你妈做什么工作?」
 
  「在文化局上班。」
 
  刘斌明白了,王芳之所以出卖第一次,家境是一个重要原因。只有母亲工作, 而且是在文化局这种没有什么油水的单位,家境可想而知。别看她整天笑嘻嘻的, 其实内心并不是真的快乐。他忍不住将王芳搂紧,在粉脸上亲了一下,说:「你 现在也是我的女人,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你要告诉我。」
 
  「嗯。」王芳轻轻点了一下头,一脸幸福依在刘斌怀中。
 
  刘斌又与王芳说了一会话,才起身下床去卫生间。他昨晚没洗澡,连续大战 三场,出了不少汗,身上有些不舒服。待他从卫生间出来,王芳也起床了,脸上 依旧红扑扑地,显得格外娇艳。
 
  当王芳从卫生间出来时,快十点了,刘斌突然想起王芳说的今天要去做头发、 卖衣服,从包里拿出两千元,说:「小芳,你今天不是要做头发,还要卖衣服? 快十点了,你拿着,快去吧,哥就不陪你去了。」
 
  「刘哥。」王芳的眼神似乎想推辞,刘斌将钱放在手里,说:「拿着吧,你 不是说你是我女人吗?既然是我女人,就要打扮的漂亮一点。」待王芳收接过钱, 又说:「你们明天晚上的表演,外人可以看吗?」
 
  「我要问一下才知道。」王芳说着突然想到什么,脸上充满着欣喜,说: 「刘哥,你是不是想去看?」
 
  「小芳的节目,如果允许,我自然要去看咯。」
 
  「那我问一下再告诉你。」
 
  王芳走后,刘斌才想起自己还未吃早餐。他走进厨房,三口两口就将马小兰 准备的那一大碗稀饭吃到肚子里。回到客厅,他在沙发上坐下,点起一支烟,默 默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几乎变得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以前虽然也喜欢和女人开玩笑,但是从不来真的,现在似乎没有自控力了。 从出来到现在才个月多时间,自己竟然先后与九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其中两个还 是有夫之妇,今天早晨如果继续留在房间里,沈红英很可能会成为第十个。他之 前以为是修炼的原因,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修炼只是使自己的功能变强,不可 能让自己的控制力下降、甚至消失。难道因为自己是个自由人,没有了约束,所 以就不再刻意抑制自己的欲望了?
 
  尽管这些女人除了小慧,其他都是自愿的,但是他心里仍觉得有些不安,觉 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万一玩出感情来就麻烦了,特别是有夫之妇,很可能导致对 方家庭破裂。牛丽丽说得很对,如果对方有孩子,家庭破裂伤害最大的往往是孩 子,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想到这些自愿的女人,他心里更加迷惑。抛开马小兰和王芳等几个小女孩不 说,其他人都很优秀,不但容貌出众,而且都有不错的工作,家境也不差,社会 上暗恋她们、追求她们的人应该不少,特别是温莉和牛丽丽,家世更不是一般, 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既无权、又无钱、也不帅、而且还是刚从里面出来的人,并 且自愿献身於自己?更不可思念的是都没有和自己结婚的意图,似乎只图开心? 
  究竟是社会变了,还是自己的观念落伍了?男女之间的事怎么变得这么随意 了?自己以后该如何与女性交往,特别是那些已婚的女性?如果她们愿意与自己 上床,是拒绝,还是来者不拒?如果拒绝,万一惹恼对方,怎么办?直到刘为民 的电话到来,他仍未理清思路,找到应对之策。
 
  刘为民来电话是问他还在不在S市,如果在,就晚上一起吃饭。刘为民来, 他自然得安排,连忙问有多少人。刘为民却说晚饭不需他安排,如果饭后有活动 再说。
 
  和刘为民通完电话,刘斌不由想起了这帮好兄弟、好朋友。抛开与自己坐牢 事件有关联的朱仲华和王建峰不说,自己与刘为民以前只是意气相投,聊得来, 没有任何利益上的来往,出来后他对自己简直没得说,即使是亲兄弟也未必有这 么好。自己与杨玉兴原来也没有直接关系,仅仅只是老乡,他对自己也是关怀备 至。自己与周晓华严格地说,以前还是竞争对手,他同样尽心尽力地帮助自己。 
  即使是出来后才认识的贺华,也似乎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兄弟。他们并不图 自己什么——自己也没有什么可图的,他们这样无私地帮自己,这份轻易,以后 如何回报?
 
  世上最难还的事人情债,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沉重起来。仕途上,自己无 法给他们帮助。经济上,自己现在还得靠他们帮助,即使自己将来发达了,他们 也未必会接受自己经济上的帮助。社会关系?自进去后,所有的关系都基本断了, 现在自己生存还得依赖他们的关系。如何才能偿还这些人情债?
 
  直到中午,他才想到一个将来有可能会对他们有帮助的办法,就是社会关系。 官场上的人最怕别人背后搞名堂,特别是关键时候,就像朱仲华和王建峰,当年 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搞鬼,现在应该都上台阶了。如果当年他们的朋友中,有消 息灵通、神通广大的人,也许在对方策划阴谋的过程中,就能得到消息,从而让 对方的阴谋流产。退一步来说,即使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至少可以尽快找 到那个姓吴的,从而查明真相,证明清白,化解危机。如果自己有广泛的社会关 系,也许将来可以给他们提供帮助。要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就得多交朋友,不管 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只要是将来有可能给自己提供帮助的,都要结交。比如找 姓吴的这样的人,社会上的人也许消息更灵通。
 
  理清思路后,他心里踏实了一些,不再为接受他们的帮助感到惶恐,也不再 总惦记着将来如何回报。至於如何建立广泛的社会关系,他想了想,觉得首先要 有钱,现今市场经济社会,没有钱什么事也干不了,其次是交朋友,有钱没朋友, 关键时候还是干不成事。
 
  明确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刘斌心情轻松了,吃过饭,去了一趟修理厂。 车子内外全部修理完毕,正在喷漆。修理厂告诉他,明天上午就可以取车。 
  他想想下午没其他事了,不如去检察院走走,看看吴科长他们。虽然平常与 他们有信息联系,但毕竟只是在一起吃过一次饭,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如果不走 动,时间一长也许就没有印象了。他来到检察院附近,先给年岁相差不大的柳湘 成发了个信息,那天晚上他们两人比较聊得来。谁知柳湘成在外边出差,他想了 想后,给吴科长发了个信息,吴科长回複在开会,最后只有试探着给洪萍和李娇 发信息。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对方是女性,自己现在对女性似乎没有免疫力, 而洪萍又是个相当有气质的女性。
 
  洪萍正好有空,听说他到了检察院外面,便叫他进去坐坐。洪萍办公室有两 张桌子,另一个同事正好不在。洪萍见到刘斌很热情,问他怎么到检察院来了。 
  刘斌笑着说,正好经过这里,所以顺便上来看看她们。洪萍自然不会想到刘 斌所说有假,笑着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们在这里。」
 
  「怎么会不记得?市检察院独此一家,没有分号。再说,洪姐你给我留下了 那么深刻的印象。」刘斌笑着说。那天晚上一起吃饭时,他开始叫洪检察官,洪 萍说拗口,后来两人一轮年龄,洪萍大一岁,於是便让他叫姐。
 
  「老弟,什么印象?」洪萍抬了一下眼镜,浅笑地看着刘斌。
 
  「你有着知性女性的风范。」刘斌笑着说。
 
  「是不是因为我戴副眼镜?」
 
  「洪姐,戴眼镜与知性女性似乎没有关系,知性女性是指成熟而且美丽并且 充满智慧的女人,给人的感觉是感性却不张狂,典雅却不孤傲,内敛却不失风趣。」 
  「没想到你挺会说的。美丽,我谈不上,没有那天你带来的那两个女孩漂亮, 只是对得住观众而已,至於智慧,如果充满智慧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洪姐,你这话老弟不认同。知性女性不是用职务高低来衡量,美丽漂亮也 不单是看五官长相。知性女性,气质、风度是关键,举止优雅、谈吐得体、从容 恬淡、睿智大度,这应该才是知性女性的标准。」
 
  「老弟,想不到你对我们女人还挺有研究的。」
 
  「洪姐,很惭愧,如果我对女人有研究,老婆就不会和别人跑了。」
 
  「老弟,这个夫妻嘛关键看缘分,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缘分尽了自然就会分开,不要太在意。现实中,有些在一起,未必就幸福,有些 分开了,未必就不幸福。」
 
  「洪姐,所以我很佩服你,你很豁达,看的开,值得老弟我学习。」
 
  「老弟,你谦虚了,我看你现在也很看得开。人嘛,本来就应该这样,如果 事事计较,看不开,就不要过日子了。」
 
  刘斌与洪萍聊的很愉快,不但聊了社会上的事,也聊了检察系统内部的事, 直到对桌的同事回来才离开。通过这次交谈,他对洪萍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洪 萍是一个向往自由、追求开心的女人,对权利和钱财不是很热衷,官场上的事很 清楚,但是不愿去做。这种人既好交也不好交,聊得来可以成为知己,聊不来永 远无法靠近。
 
  刘斌走出检察院,还不到五点。吃饭至少要到六点以后,去哪里呢?他想了 想,觉得没有地方可去。自从自己进去后,原来的熟人基本失去了联系,包括哪 些在省城工作的同学,最后只有打车回家。
 
  回到家,刘斌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与外界隔绝三年,所有的关系似乎都断 了。莫非上天注定我要与过去一刀两断?他苦笑一声,摇摇头,心想这样也好, 一切从头再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收敛心神,分别给龙太忠和吴炳华打电话,了解工地的情 况。这是他每天重点关注的,尽管两人很负责,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工程, 不能有半点差错。知道工地一切正常后,他才分别给温莉、金晶等人发信息。金 晶是个谨慎而又理智的女人,不管是主动发信息过来,还是回複信息,字里行间 让人无法看出两人有特殊关系,即使外人看到,也最多以为是好朋友,可以放心 交往。温莉的信息很直白,思念之情毫不掩饰,令他看后不得不及时删除,以免 被外人看到带来麻烦。舒畅的信息通常很短,字里行间透着情意,但是隐晦、含 蓄,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外人很难看出来。李琳的信息,多数时候像 是开玩笑,有时甚至还有挑逗,在外人看来只会以为对方是一个爱开玩笑和戏谑 人的女人,他有时也忍不住故意逗逗对方,这些女人中信息来往最多的就是李琳。 
  他给远在L市的女人发完信息,突然想起那个第一次被自己稀里糊涂的拿走 的小慧,回学校两天了,一直没有来信息,不知怎么样了,於是发去一个信息。 
  过了好一会,小慧才回:谢谢刘哥,我还好,没事了。看信息,似乎没有事 了,但是没见到本人,他不敢肯定,心想过几天得去看一下,看是不是真的从上 次事件中走出来了。
 
  发完信息还不到六点,於是无聊地打开电视看了起来,突然电视画面中出现 了万泽平身后撑腰者的身影。这个人他以前在电视里偶尔见到,因为与自己没有 关联,很少注意,今天不由关注起来。此人外表看去也就一普通老头,并非常见 的那种大幅便便的样子,说话慢条斯理,脸上带笑,看似很和蔼。万泽平与他关 系究竟有多深?他会不会也参与了陷害朱叔之事?尽管他当时是副省级,而朱叔 只是副厅级,要弄倒朱叔并不很难,但是朱叔在省里也有关系,而且是省委常委, 比他更有实权,他只是一个未进常委的副省长。看来万泽平与他的关系,也得了 解一下,这样到时才不至於节外生枝。
 
  好不容易等来刘为民的电话,叫他六点半前赶到新天地宾馆。这个宾馆,他 不熟悉,一看时间差不多六点了,赶紧打车过去。上车后,司机告诉他,这是一 家开张不久的高档宾馆,具备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功能。
 
  刘斌赶到宾馆与刘为民见面后才知道,原来是刘为民一个在省政府工作的同 学升为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省内那些关系近的同学和朋友今天特意赶来祝贺, 刘为民让自己过来是介绍这些同学和朋友给自己认识。
 
  酒桌上包括他一共有十二个人,有三个不在体制内,一个做进出口贸易,一 个开工厂。其余九人都在体制内,并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有四个在省城,一个 就是在省政府办公厅一处处长范洪毅,一个是省安监局的李伟,一个是省重点办 的王大伟,一个是市劳动局的周强。其他五个在下面地市,其中一个已是县长。 
  请客的是刘为民那个做进出口贸易的同学孙俊。
 
  刘为民特意在酒桌上给大家介绍了刘斌,说他是一个为人厚道,重情义、敢 担当,值得一交的小老弟,正好在省城,就把他叫过来了。在座的都是大哥,刘 斌只有一一进酒,不管对方是否喝酒,都得诚心诚意地敬一杯,特别是省政府办 公厅一处处长范洪毅,将来打听万泽平与那位省领导的关系,说不定还得麻烦他。 桌上有部分人听说过他的事,纷纷热情回敬。
 
  当吃完饭走出包厢时,刘斌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了。本以为吃过饭就可以 走,谁知众人还要去楼上的KTV唱歌,只有三人有要事没有参加,这是一个与 众人加深印象、建立感情的好机会,他不能不参加,更何况一处处长也没走,只 有强打精神跟众人上楼。
 
  包房早已定好,是一个可以容纳十几人的大包,九个人显得有些空荡,好在 做进出口贸易的孙俊预先叫妈咪选了几个唱歌、喝酒都不错,并且会搞气氛的小 妹。酒水一打开,气氛马上活跃起来。
 
  今晚主角是省政府的范处长,刘斌不是众人进攻的重点,相对比较轻松,但 是也喝了不少酒。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他希望能够结识的,自然得喝酒、更得主 动敬酒。
 
  不到十一点,他就醉了,最后自己是怎么离开包厢的也不知道了。醒来时, 他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再一看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不用想实在宾馆,难道是刘 为民他们把我送来房间的?他起身仔细一看,心中惊骇不已,原来旁边床上还睡 着一人,而且是一个女人,是前天一起吃饭后又一起唱歌的谭倩。
 
  她怎么来了?他一边思忖一边坐直身子,看看时间快六点了,悄悄下床,上 完厕所后,再回到床上,努力回忆昨晚的事。他记得自己进入包房后只给马小兰 发了信息,后来没有再与其他人联系,包括前天晚上与自己发生了关系的牛丽丽。 他拿出手机一查看,发现十点五十分,谭倩发来了一条信息:「刘哥,在干嘛?」 过了两分钟又发来一条:「怎么不说话?不方便?」不到一分钟有一条信息回複 过去:「刘斌喝醉了,现在KTV。」接着是谭倩打电话过来,通话时间将近一 分钟。
 
  他明白了,那条自己喝醉了的信息应该是其他人回的,谭倩听说自己在KT V喝醉了,才打电话过来询问,接着就赶了过来,然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自己 送到房间,见自己喝多了,不放心一个人在房间,便留了下来。
 
  尽管他此刻酒尚未完全醒,但是人基本清醒了,想到这样孤男寡女睡在一个 房间不好,准备趁谭倩尚未醒来先行离开。刚一下床,又觉得不妥,别人半夜赶 过来照顾自己,自己不辞而别,怎么也说不过去。但是如果等天色大亮再走,万 一被别人看到,就会带来麻烦。他想了想,不如现在将对方叫醒,告诉对方,自 己先走了。
 
  想到这里,他下床来到谭倩床边。谭倩睡得正香,娇艳的面容让他有些心动。 他克制着心中想亲一下的沖动,轻轻摇了摇对方。谭倩很快醒了,见到坐在自己 床边的刘斌,似欲起身,但是很快又打住了,说:「刘哥,你酒醒了。」
 
  「小倩,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呵呵,你是我哥,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只是没想到你昨晚醉成那样,两 个保安才将你抬上来。」
 
  刘斌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哥也是没办法。昨晚那些人,都可能是哥以 后的贵人,初次见面怎得表现出诚意来。」
 
  「我知道,你以后尽量不要这样喝,这样伤身体。」看了一下表,接着说: 「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吧。」
 
  「小倩,你再睡一会,我先走了,走晚了万一被别人看到,对你影响不好。」 
  「你就走?」谭倩看了看刘斌,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说:「不愿再陪我 一会?」似乎不担心被别人看到。
 
  「小倩,我倒是无所谓,反正现在是一个人,但你是有家室的人,万一传出 去,对你影响不好。」刘斌耐心解释着,毕竟对方是为了照顾自己才留在这里。 
  「你现在走,就能改变我昨晚睡在这里的事实。」谭倩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斌 说。
 
  刘斌是否留下?且看下回分解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3更新.